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广告也精彩

 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 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 

    NFTMinter(铸造者)的行为可以被视作短期市场走势的信号,就像我们观察矿工的行为来作为比特币价格的依据一样。通过Nansen的数据,我们发现了有关NFT铸造的一些趋势。Nansen的NFT指数和Market Trends的数据捕捉到了近期市场的下行趋势,这种趋势也反映在NFT Minter的行为中。我们的研究结果阐明了一个现象,在已经铸造的NFT中,有三分之一的地板价高于其初始铸造成本。同样地,三分之一的NFT最终都烂在了手里,在铸造后几乎没有交易活动。

通过NFT Minter的行为了解NFT市场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过去30天NFT市场趋势:2月20日至3月21日)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根据铸造交易量得出的NFT市场趋势:2021年1月至2022年2月)

    在过去的30天里,我们看到NFT市场出现了小幅调整,按照ETH计价,Nansen NFT-500(ETH)指数下跌了5.23%,以美元计价,这个指数下跌了0.89%。这种走势与市场的整体走势一致:市场预期利率将上调以及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,市场情绪主要是避险。这种情绪也反映在铸造交易量上,过去30天交易量有所下降。虽然Nansen NFT-500指数反映了这种市场情绪,但我们也可以通过NFT Minters的行为来观察这种趋势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NFT Minter花费在铸造和gas上面的ETH)

自2022年以来,花费在铸造NFT上的ETH正在逐步减少。将这一趋势与谷歌趋势进行对比,可以看到,有关NFT的搜索量也在下降,这预示着短期内大众对NFT的兴趣可能会放缓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以NFT为关键词的谷歌趋势)

然而,我们注意到,与前一年(2021年)相比,NFT Minter在今年花费了更多的ETH在铸造和gas上。在此期间,有一些知名的NFT铸造,包括MAYC、Pixelmon、Meebit和Lost Poets: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表格从左至右分别为NFT藏品名称、NFT铸造时间以及NFT铸造的ETH花费情况)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NFT铸造平均成本走势)

进一步的研究数据显示,平均铸造成本在2021年5月达到0.56 ETH的峰值,但在2021年6月降至0.06 ETH的低点。自2021年7月以来,NFT的平均铸造成本在0.07 ETH至0.1 ETH之间。我们假设,这一现象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被引入市场,NFT铸造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从而推动平均铸造成本下降。从2021年1月到2022年2月,我们看到铸造的数量增加了超过4800%,从39802个增加到1970886个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在NFT铸造上的花费和铸造的独立收藏的数量)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独立的NFT Minters和收藏时间)

NFT铸造和gas总支出的增加很可能是由于随着时间的推移,参与进来的独立NFT Minter越来越多了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NFT Minter数量累积情况)

我们观察到,在2021年至2022年期间,NFT市场的累计NFT Minter数量增长了2000倍,从2021年初的约500名增至2022年2月底的120万名。

NFT Minter用户剖绘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NFT Minter的铸造花费分布情况)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根据NFT Minter的支出整理的花费在NFT铸造上的ETH数量)

我们可以看到,大多数NFT Minter都为自己的NFT花费了高达0.5 ETH的费用。这些花费了0.5 ETH的Minter,约占NFT铸造量的10.7%。

主导铸造量的NFT Minter是那些花费10到100个ETH的人,他们约占总铸造量的三分之一(32.6%)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NFT Minter的铸造累计花费)

当分析NFT Minter每个月的基本情况时,我们发现,在2022年之前,花费10到100个ETH的NFT Minter群体占到的比重最大。然而,自2021年12月以来,这一趋势发生了逆转,花费1至5个ETH的NFT Minters是最具代表性的。另一方面,花费超过100 ETH的“鲸鱼”NFT Minters似乎略有减少。

铸造不意味着收益得到保证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铸造NFT的黑暗面——大多数NFT从未被卖出)

我们很想知道,在二级市场上重新流通和交易的NFT比例是多少。我们的数据显示,从2021年1月到2022年2月,平均每个月被铸造出来的NFT有44.8%在二级市场上被转售。

但是,从2021年7月开始,在二级市场上出售的NFT比例似乎在逐渐下降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在二级市场交易的NFT比例)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(在盈利、亏损或者已经处于“死亡”状态的NFT)

在分析铸造的NFT的盈利能力时,报告显示,平均而言,每三个被铸造出的NFT中就有一个会变成几乎没有交易活动的“死亡收藏”(烂在手里)。平均而言,三分之一的NFT地板价低于铸造成本,还有三分之一的NFT地板价高于铸造成本。 然而,随着时间的变化,我们看到盈利的NFT比例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,而烂在手里的NFT则在逐渐减少。

Nansen 报告:忌跟风 mint,三分之一的 NFT 最终交易量接近于0

如果被铸造的NFT状况良好,情况会是怎么样的?(每月铸造的顶级收藏品的利润)

当我们分析顶级铸造藏品的每月利润时,我们可以看到最小的平均利润大约是4 ETH,峰值是115 ETH。正如上图所示,顶级收藏的利润轨迹是波动的。

底线:我们应该铸造什么样的NFT?

通过参与铸造成为NFT的早期参与者是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事。在决定是否参与 NFT 铸造时,应该考虑自己的风险偏好。 对潜在项目进行彻底的尽职调查至关重要,例如研究社区、他们的路线图和创始团队的历史。

 

推荐文章

合约检查


黑科技工具

加入我们

广告也精彩

相关文章

广告也精彩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